中国体育彩票大乐透|超级大乐透开奖规则
社會

響水困境:只要企業來,縣里就很高興

鮑安琪  2019-03-28 15:00:07

化工企業投資少、見效快、利潤高、污染大 這個行業的高利潤使得其在產業轉移中 備受承接地地方政府的青睞

  3月22日,江蘇鹽城市響水縣,距離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爆炸點兩公里外的陳家港鎮草港村,居民房屋受損嚴重,房屋玻璃大都被震碎。圖/視覺中國

 

  響水困境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鮑安琪

  本文首發于總第893期《中國新聞周刊》

 

  “3·21”爆炸不是響水縣陳家港化工園第一次發生事故。2007年11月,園區內聯化科技有限公司發生化學爆炸,導致8人死亡,5人受傷;2011年11月,該園江蘇大和氯堿化工公司發生氯氣泄漏,致使下風口江蘇之江化工公司30多名員工中毒,40人住院。

 

  2011年2月,因一則陳家港化工園即將發生爆炸的傳言,響水縣近萬名居民連夜逃離,4人在那次“集體逃亡”中不幸遇難。

 

  更嚴重的是,事后多位當地居民都表述,如果再有爆炸的說法,他們依然會選擇相信。因為,化工園帶來的安全隱患,多年來一直讓他們無法釋懷。

 

  從蘇南轉移到蘇北

 

  響水縣所在的鹽城市位于蘇北地區。據江蘇省統計局的調查資料顯示,蘇北和蘇南雖一江之隔,但兩地之間的貧富差距卻已大于國內東西部的差距。經濟上巨大的落差,也給蘇北的地方政府帶來了巨大的壓力。

 

  連云港市灌南縣常務副縣長李占超曾向媒體表示,“我們不是想選擇什么產業都可以的,只要有企業愿意來,縣里就很高興。”本世紀初,灌南縣剛剛開始成立工業園區時,位置偏遠、交通不便、配套也不全,只有化工企業認為這里外部干擾少,愿意來投資。

 

  化工企業有投資少、見效快、利潤高、污染大的特點。這個行業的高利潤也使得其在產業轉移中備受承接地地方政府的青睞。

 

  與此同時,蘇南的產業發展正經歷騰籠換鳥,化工企業在當地失去了發展空間,面臨外遷。

 

  事實上,江蘇以化工立省,上世紀90年代,受惠于上海的“星期天工程師”,蘇南發展出了一大批小化工廠。這些化工廠從誕生之初就有技術不足、規模小、污染大的特點。于是,這些企業一邊帶著蘇南經濟起飛,一邊造成了嚴重的化工污染。

 

  本世紀初,蘇南地區逐漸意識到環境問題,開始對區域內的化工企業進行整治。2002年至2004年,江陰市共關停和取締了25個污染嚴重、難以治理的企業,對267家污染企業要求限期治理。2005年,江陰市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又因環保問題關停了30家企業。

 

  除了環保上的壓力,把工廠遷往蘇北也給企業自身帶來實實在在的好處。在2004年左右,聯化科技有限公司開始陸續把生產基地遷至蘇北。該公司市場管理部一位姓王的處長說,“由于(蘇北)稅收、土地政策相對優惠,一般情況下不需要投入多少,第二年就能做到盈利。”

 

  2006年,《中國新聞周刊》對這次化工企業的大遷移做過封面報道。當時記者了解到,2006年在蘇南地區的開發區中,一畝地30萬至40萬元的價格都被認為是相當便宜,而蘇北有時只需一兩萬元。同樣要建造廠房,蘇北地區要比蘇南節省20%~30%。在勞動力費用上,1000元左右的月工資在蘇南地區還經常出現“工荒”,而在蘇北,月工資只需500~800元。

 

  此外,蘇北各地方政府還出臺了減免稅收的多項優惠政策。“除去增加的運輸成本和管理成本,綜合比較,蘇北會比蘇南低30%左右,對于那些附加值低、勞動力密集的產業,這個差距是很有誘惑力的。” 江蘇省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研究所原所長田伯平說。

 

  蘇北經濟發展的需求和蘇南企業的轉移互為需要,使雙方一拍即合。在2006年的蘇北投資貿易洽談會上,絕大多數投資者來自蘇南,他們開列的項目清單中,化工、印染、金屬電鍍等污染較重的行業占有相當的比重。

 

  常州市牛塘鎮工商所個體與私營協會會長董根元曾在2005年帶領本鎮的企業家到蘇北地區考察。當地政府不但以警車開道,還給企業家們的車輛頒發了“綠色通行證”。“有了這個證件,交管部門是不能隨便查的。”董根元說,當地官員們的熱情使他們印象深刻。

 

  《中國新聞周刊》還得到一份政府各部門招商任務表,上面顯示縣委各領導按規定對點掛鉤服務企業,各行政部門幾乎都有引資任務,其中教育局、民政局、司法局、勞保局、國土局、建設局、交通局、水務局和衛生局這些單位每年必須完成一個千萬元以上項目的引進。

 

  江蘇省統計局發布的數據顯示,2004年,蘇南向蘇北產業轉移500萬元以上項目1893個,總投資641億元,投資額同比增長高達82%;2005年僅1~11月,向蘇北轉移500萬元以上項目的總投資達到702.3億元。

 

  3月22日,消防員在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爆炸核心周邊開展救援工作。攝影/中新 泱波

 

  不斷擴張的化工園

 

  作為鹽城市“北三縣”之一,響水縣曾被視為蘇北的傳統貧困區域,發展工業已經成了該縣政府多年來的夙愿。響水縣東沿黃海,北部灌河流經,具有發展化工產業的地理優勢。

 

  陳家港化工園,即現在的響水生態化工園區,建設于2002年。它的名字經歷了兩次變遷,從“鹽城市陳家港化學工業園區”,到“陳家港化工集中區”,再到“江蘇響水生態化工園區”。

 

  當年,在承接蘇南地區的產業轉移的背景下,這個江蘇較為貧困的地區變成了一個大工地。2005年,陳家港化工園還被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協會評選為“全國十大最具潛力的化工園區”。

 

  在招商文案中,鹽城市響水縣陳家港宣稱設有化工生產、生活服務、污水處理、化學危險品貯存四大功能區,是蘇北第一家獲得環保入戶許可“綠卡”資格的化工園區。

 

  陳家港園區經歷了一期和二期規劃,從原來的4平方公里發展到后來的10平方公里。2017年9月,陳家港又經歷了第三次規劃,在這次規劃中,當地政府將園區的西北邊界進一步移向了灌河灘涂和水域。

 

  據最新的數據,陳家港化工園現有工業企業55家,其中基礎設施配套企業3家(響水縣陳家港水處理有限公司、江蘇森達陳家港熱電有限公司、響水新宇環保科技有限公司),醫藥企業14家,農藥企業7家,染料企業13家,基礎化工企業2家,其他精細化工企業16家。

 

  3月22日,江蘇鹽城市第三人民醫院重癥醫學科ICU外,院方為轉移到院的重傷者家屬設置了休息區域。由于空間有限,一位女士只能坐在椅子休息,她的妹妹在爆炸事故中遭受重傷。圖/視覺中國

 

  高昂的關停代價

 

  經濟學家吳敬璉曾在2006年出版的《中國增長模式抉擇》等著作中指出,當時中國的經濟增長方式存在兩個問題,一是粗放增長、片面追求規模;二是不管適合與否,各地都爭相發展重化工業。

 

  這位經濟學家當年預言,從長遠看,這兩個問題將帶來嚴重的環境污染,并使其成為一個長期困擾中國的難題。

 

  可以說,響水縣正是這種經濟增長模式的一個縮影。

 

  張興榮曾任響水縣招商辦主任。2006年他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時表示,先污染后治理,已經被西方國家反復論證了許多年,已經成了一個顛撲不破的發展公理,要發展工業都逃不過這一劫。

 

  蘇北總體的環境質量曾好于蘇南。國家環保總局南京環境科學研究所農用化學品污染防治研究室主任林玉索,在2006年在江蘇省境內進行過為期一個月的環境安全檢查。他表示,當時就總體的環境質量來說,蘇北要明顯好于蘇南。

 

  當年,蘇北很多化工園區還處于建設初期,大部分化工企業還沒有真正投入生產。林玉索當時曾警告說,“一旦這些化工園區全面建成,環境安全的風險也會隨之增加,而這些化工園區的安全不但涉及本地區公眾的生活,更涉及整個長江下游地區的飲用水安全。”

 

  眾所周知,陳家港化工園的存在,讓響水縣時刻面臨著環境治理的難題。過去幾年,園區內化工企業停產整頓的消息經常出現,有時是一兩家企業,有時則涉及整個園區。

 

  響水縣灌河口的污染狀況也日益惡化。2014年江蘇省環境質量公報顯示,灌河的主要入海污染物中化學需氧量比十年前增長了十倍。2007年以來,在江蘇省海洋與漁業局四次實測中,在近海監控點“灌云化工園區排污口”(連云港)的水質狀況都是劣四類,生態環境質量等級為“極差”。

 

  但陳家港化工園帶來的經濟利益讓當地政府難以割舍。在民眾因謠言“集體出逃”的2011年,陳家港化工園的納稅額占全縣財政收入的1/6左右。在化工園的帶動下,2018年響水縣的各項經濟指標創新高,GDP實現349.86億元,增速達到8.1%,位列鹽城市各區、縣第一。

 

  另一方面,關停化工園區也需要付出高昂的代價。2016年,灌云臨港產業園被環保督查查出問題后,開始取締關閉42家企業,并對18家企業停產整治、17家企業轉型提升。兩年來,灌云縣為此一共投入36億元,其中企業投入整改資金23億元,縣財政和園區投入資金13億元。

 

  灌云縣縣長朱興波曾表示,歷史與現實的教訓讓灌云痛定思痛。據他透露,臨港化工集中區開發15年來,累計納稅幾十個億,而近兩年環保治理也花了幾十個億,徹底治理到位更是需要近百億元。


責任編輯:郭惠芬

中国体育彩票大乐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