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体育彩票大乐透|超级大乐透开奖规则
觀點

中學怒砸學生手機管用嗎?

俞楊  2019-10-23 09:30:18

 

  想要收住學生的心,先要管好他的手機。但最近,安徽省鳳臺縣古城中學公開砸學生手機的舉動引發極大爭議。流傳在社交平臺的一段視頻顯示,有的手機被砸到冒煙。

 

  當下,智能手機的管理已經成為中小學校的普遍難題,很多人還是疑惑,砸手機真的有必要嗎?學生的手機問題該如何管理?

 

  侵權

 

  抬頭不看黑板,低頭只顧手機。

 

  學校為了管控學生玩手機,恨不能使出十八般武藝。古城中學校長表示,學校歷來禁止學生攜帶手機進入校園,進入校園的手機會被銷毀,而且學生家長此前都簽過協議。

 

  北京市中盾律師事務所蘇軼峰律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這侵犯了學生的財產權利,要承擔民事責任,甚至刑事責任。重者構成故意毀壞財物罪。”

 

  雖然學校和家長簽訂了協議,“涉嫌可以砸手機一條款也是無效的,簽了協議,砸手機還是構成侵權。”蘇軼峰表示。

 

  嚴控手機,學校是有底氣的。2018年8月,教育部等八部門聯合印發《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提出嚴禁學生將個人手機、平板電腦等電子產品帶入課堂。

 

  山東、湖南湘潭等省市隨后也出臺了相關規定。自2018年11月1日起施行的《山東省學生體質健康促進條例》,成為全國首部為促進學生體質健康而立的省級地方性法規。

 

  今年兩會期間,多位人大代表建言規范中小學生在校期間使用手機的行為,甚至全面禁止智能手機進入校園。

 

  不過,蘇軼峰跟中國新聞周刊指出,“這些法律文件只有學生禁止帶手機到課堂的規定,但學生帶手機進課堂怎么處理是沒有的。”

 

  北京勇者律師事務所主任易勝華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目前禁止手機入校園沒有法律明文規定。”

 

  手機并非洪水猛獸,易勝華認為,“學校作為管理者,管理不應當一刀切,更不應當通過暴力砸手機建立權威迫使學生服從管理。”

 

  矛盾

 

  將手機帶入校園的行為,雖屢禁而不止。

 

  面對這種現狀,古城中學校長也表示很無奈。校長稱網上提到的多種緩和處理方式校方此前都曾實施過,為了管理手機,學校還專門定制了幾個36格的鐵皮柜子,專供班主任存放沒收的手機。

 

  而且為起到警告示范作用而當眾砸毀手機,在國內也不是第一次了,從效果來看,不甚理想。

 

  2017年6月,貴陽某中學在操場上公開砸手機。同年9月,河南南陽某中學將從學生手里沒收來的手機現場銷毀,辦法是泡水后砸爛處理。

 

  如今,智能手機、平板電腦已經滲透進中小學的課堂,在信息化時代禁手機,本身充滿矛盾。

 

  根據《中美日韓網絡時代親子關系的對比研究報告》,中國中小學生智能手機擁有率已經達到近70%,僅次于韓國。

 

  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的一項調查顯示,93.4%的受訪家長給孩子配備了手機,手機的主要用途之一是完成作業。

 

  對中小學生普遍使用智能手機的行為,西南大學教育研究院院長唐智松認為應當從歷史進步的角度來看待這一現象。學生隨身攜帶手機出現低齡化現象,是受到社會信息化進程的影響。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發現,90后在他們還是少年兒童時,手機擁有比例為8%,而00后這一比例已經達到了64%。

 

  相比完全禁止孩子使用手機,引導孩子如何正確地使用手機,顯然更為重要。

 

  尺度

 

  巴掌大的一部手機反而難管,不免有一兩所學校的教育引導滑向極端。

 

  古城中學公開砸手機的教育懲戒方式被指過激,10月14日晚間,涉事中學校長也承認行為過激。

 

  一個不會教的老師,方式或適得其反。別忘了懲戒的前提,是教師要真正地愛學生。“學高為師,行為世范”,由于教師職業的特殊性,強調教師師德從大道理上講沒有問題。

 

  不過,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指出,師德亦屬于職業道德范疇,將師德泛化,是超出職業范疇給教師提出不切實際的道德要求。

 

  根據教育部公布的《2018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2018年全國共有各級各類學校51.88萬所,專任教師1672.85萬人。這個龐大的職業群體支撐起世界上最大規模的教育體系,不可能沒有教師違反師德規范。

 

  因此,熊丙奇認為,在評價教師隊伍的職業道德和專業能力時,首先需要搞清楚一個基本邏輯:必須明晰教師的權責。

 

  懲戒違規學生不當,教師將受到違反師德規范的處罰。但要糾正違規學生的行為,又需要適當的懲戒。何謂適當?有沒有明確的說法?

 

  2017年出臺的《青島市中小學校管理辦法》提到,中小學校對影響教育教學秩序的學生,應當進行批評教育或者適當懲戒。《廣東省學校安全條例》草案同樣明確,對學生不遵守上課紀律等行為,可以采取一定的教育懲罰措施。

 

  從“適當”“一定”字眼可見,條文抽象,各地的探索小心翼翼,既賦予老師懲戒權,又沒有明確的上位法支撐,由此也起不到多少實際效果。

 

  2019年7月8日,中央發布《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提到“制定實施細則,明確教師教育懲戒權”,明確懲戒尺度,破解現實中教師懲戒學生面臨的困境。

 

  今年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雷燕琴建議,制定相關規定和實施細則,明確中小學生攜帶智能手機進入校園屬于違規行為,讓學校和教師處理此類事件時有法可依、有理有據。

 

  懲戒是把尺,法則作刻度,如此教師才能把握好那個“度”,不至于行為過激或放任自流。

責任編輯:郭銀雙

中国体育彩票大乐透 007足球比分直播 2010年世界杯即时赔率 安徽时时彩 篮球比分雪缘园 刮刮乐 77足球比分网 球探体育比分app 亿客隆彩票官网 广西快乐双彩 安徽25选5 天津快乐10分 老时时彩 亿客隆彩票 极速11选5 淘宝快3 篮球即时比分90